•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88必发娱乐

行摄江阴│南门老街的废墟上还有多少老建筑会保留?

时间:2017-11-08 17:15:15  作者:admin  来源:竹木器店  浏览:112  评论:0
内容摘要:  2014年开始,小编走访了江阴多个古街老地方,一来通过走访增进了解江阴各地历史文化,二来担心老房子会逐渐消失所以想记录各地老街的古建筑的现状。现在回过头来发现,江阴不少老房屋还真的在一年年逐步减少。今天,就选取一张张废墟中的镜头来讲述南门老街的前半生辉煌人生吧,希望江阴能够保留更多的文物老建筑!...

  2014年开始,小编走访了江阴多个古街老地方,一来通过走访增进了解江阴各地历史文化,二来担心老房子会逐渐消失所以想记录各地老街的古建筑的现状。现在回过头来发现,江阴不少老房屋还真的在一年年逐步减少。今天,就选取一张张废墟中的镜头来讲述南门老街的前半生辉煌人生吧,希望江阴能够保留更多的文物老建筑!

  江阴古有延庆、钦、通津、朝四城门。旧时,南门朝门高大威武,而2009年东移新建的新朝门远不及。旧时朝门有内外两,相距20余米,另有水从朝门旁通过。江阴筑城时,城外一圈开挖护城河。明初时期,长江潮水自黄田港进入城内,南城门外城中河经护城河折入东转河后向西拐入郑泾河,接古顺塘河继续向西。明万历年间,疏浚郑泾河(古运河),同时在东转河与郑泾河处新开运粮河直通应天河,并与九里河相接通,1956年,在古运粮河西侧500米外新开通江运河,截弯拉直河道向南通南闸至无锡,1970年应天河向西直通锡澄运河。

  南门老街,指南城门之外河道旁的几条老街。城中河在南城门外折入东转河,东转河的河西就是忠义街,河东是河东街,而向南运粮河的河西岸是埠下街,不远可拐入通运,运粮河东岸就是石子街。从护城河、东转河再到运粮河,河面上自北向南横跨着数座年代不尽相同的桥:平冠桥、吴家桥、忠义桥、狮子桥、八字桥、高峰桥、五云桥。

  明《嘉靖江阴县志》记载,“朝门至驻节亭”为南门街。清《道光江阴县志》记载:“自朝门南出,过永安桥(今平冠桥)而南至高桥堍曰河西街。”可见今天的忠义街,明代时曾叫做南门街,清代时曾改名为河西街,直到年间,这条街又称南外大街。抗日战争胜利后不久,县即议决将南城门定名为忠义门,南外大街定名为忠义,又称忠义街。1946年12月12日,《江声日报》曾作了更名忠义的报道。

  忠义街,南北,北接平冠桥,南连八字桥,长约680米。最初是土,明清两代铺的是弹石子,时期改用了青石板,街两边的房子白墙青瓦、绿树掩映;酒肆茶庄、书场武馆、米市布行、庙会集市、漕运仓储,商贾云集。忠义街上主要为庄家,花家、宋家、王家等几处大户人家。据老人回忆,近代忠义街短短不足千米的上,还有六爿南货店、十六家肉铺、十二爿大饼店、四家旅馆、四家书场茶楼、八爿纸马香炷店、四家米厂、八家米行、十多爿布庄、最大的书场可容200人,可见其繁华荣盛江南。与街道平行的是东转河,一条条窄而密的弄堂临水而枕,一直延伸到街道末端。解放以后,忠义街上有大成织布厂、染织一厂、红卫染织厂相继建立。

  八字桥畔更是商贾云集,岸边为“八字”码头,老街店铺相连:酒店饭馆、茶楼商铺、各式小吃,其中有苏南闻名的吴家馒头店,还有为南门居民戏称为“坑缸板上的馒头店”、“邋遢饭店”、铁匠铺、竹木器店、上海仁济医院王一山开设的四廗老宅“合利”药店等等,桥上桥下,肩背手

  与忠义街旁的东转河遥相对应的是河东街,南北长700米左右,至八字桥东堍。1950年以前河东街不叫河东街,坊间一律呼之为南门船帮里。东转河东最早为乡郊,河岸和田野十分宽广,清道光、咸丰年间,陆续有江阴各地工匠聚居于东转河东河沿一带,建造木船、船匠子承父业,一代一代,店多成市,结聚一起逐渐形成船帮。当年的船帮里,紧依河道便是造船工场,中间留一段南北向的道,过即是造船业主家庭的住屋,都是一个家紧挨着一家,一片紧连一片的造船工场。当时船帮里主要营造两种船,一种叫滩船,一种叫浪船。以东转河中段吴家桥为界,吴家桥以北称“滩船帮”,吴家桥以南称“浪船帮”。滩船,是一种木质运货船的俗称,浪船是木质客船为主。20世纪初,特别是一战期间,造船数量激增,鼎盛时期曾一度拥有400多艘船只。1930年,南门滩船帮成立“造船公所”。1937年抗战爆发,南京国民组织沉船锁江,南门滩船帮大量船只北征用沉江。1956年,江阴县城区修造船生产合作社宣告成立,社址移至通向锡澄运河的郑泾河沿,这是江苏扬子江造船厂的前身。从此,船帮里的繁荣景象风光不再,船帮里改称为河东街。

  南门石子街在运粮河畔东侧和运粮河平行伸展,石子街北起“八字桥”的高明桥东堍,以三官弄为界,南至五云桥,是一条商业繁华的街道。石子街全长一里多,中间一律由青石条铺设,两旁的砖石地坪上印有独轮小车推出的车辙。古街不宽,两旁鳞次栉比的空铺紧紧相挨,上世纪40-50年代古街店铺密集,买卖兴隆,特别是早市,人头攒动。有茶馆、酒肆、书场、鱼摊和肉墩头;有何家的铁匠铺、小林根的咸货行以及唐、戚两家酒坊,丁、庄、邓三家米行;更有多家专为织布机制作“竹筘”的“扎筘店”。

  然石子街的出名,应该说与规模盛大的土布市场有关,这里曾经是江阴城乡众多纺织户的原料供应地和土布产品的销售窗口。当年,久负盛名的江阴民间纺织产品——“线呢”、“杜布”和“兰花布”等,大部通过这里销至各地,甚至远销海外。石子街上十多家布庄、纱号、颜料店以及为织造土布的配套行业,同时其他服务行业的茶馆、酒店、书场、南北百货等应有尽有。特别是在石子街中后段,这里有从江北来此的郭炳荣经营的同裕布厂旧址,同裕布厂的后门紧靠运粮河,河边建有混凝土结构的码头,街上居民称它为“郭家码头”。

  说起石子街,周家最大,无人不知。至清代,石子街周家宴厅大屋群集,长石砂条石库门内是周少山经营的天伦布厂旧址,周曾一度担任江阴花纱布同业公会之会长。这里也是周守衡经营的周隆泰油坊和南货号的旧址,当年“前店后坊”的“周隆泰”,占有5开间、7进的房屋,总面积约有2000余平方米 。后周家的“油车屋”为南郊唐家村的唐阿春、唐阿洪俩弟兄租赁,在此经营颇具规模的酒坊多年。周家房屋应该说煞有特色,上世纪末,电影《龙女》曾在这里驻过点。

  石子街后段左侧门户内的房屋,为江阴望族邓氏之老宅,也是邓传楷的出生地。石子街有“三桥、三关、三庙、一堂”之说。三桥:即石子街头的高明桥、石子街尾的五云桥和石子街中段排灌小河上的青石小桥。三关,即石子街上三座青砖巷门,到了夜里会封闭起来,形成三道关口:街首永隆关、街中永裕关、街尾永兴关。石子街还有“三庙一堂”:高明桥下的火神庙(救火会)、高明桥东堍的法喜庵(光绪年间改建为义塾,后为城南小学)、石子街中段东相支街的巷门外建于明万历年间的园通庵(旧时驻过军,办过协济医局,由此向东通往板桥)、街尾天主堂(清道光三年1823法国传教士所建)。

行摄江阴│南门老街的废墟上还有多少老建筑会保留?

  运粮河西侧的埠下街,为一条“半边街”,整条街在旧时是纤夫拉船行进的河边“纤道”,河边码头众多,主要作为上下货的码头,故称埠下街。埠下街曾有两个班船码头,江阴到苏州、无锡、常熟、常州班船每天定时往来其间。江阴城内外商铺货物都是由班船从外地运来这里的,然后由独轮小车发到各家商店。埠下街自臭弄口向南经戴家场至五云桥章家场旧时座落着许多商行,特别是北侧桥头最为热闹,有米行、诊所,悦来栈房、纱行、棺材店等,房屋保存较好的有祝廷红、陈仰之皮革行四合院等。

  南门老街有传统的二月初八南门集场,最早是十方庵庙会。南门十方庵庙会,传说是茅山生日。从初七到初九,四乡八邻、男女老少纷至沓来;各地商贩赶来做生意,百戏杂呈。初八这一天人最多,姑娘结伴而行,当时有句顺口溜道:“正月八,二月八,姑娘痴心发,一心要跑二月八,大红鞋子肉色袜,粉红鲜花两鬓插,荸荠甘蔗嘴里嚼,尖糕烧饼腰里塞,挤进庵堂去,鞋子落脱赤双脚。”可见当时南门十方庵庙会集场的盛况空前。当时,佛事庙会活动的同时,在庵前的一片麦田中也设集场。因为人太多,麦苗踩坏,表示强烈不满。因此,集场开始移到端明桥南堍的埠下街,继而扩大到石子街、忠义街。1953年,江阴县人民开始举办城乡物资(集场),之后的江阴“二月初八”成了江阴物资的日子。

  可惜江阴南门老街上的老房屋越来越少,瓦砾废墟却越来越多。诚然,城市建设的步伐不可能不前行,但小编也衷心希望老街上坚守了多年的老人们,能够实现他们梦寐以求的希望,那些老建筑将陆续被保留传承。


相关评论